风笙箫萧

超蝙/拔杯/Spirk/ME/锤基/兰博基尼/美苏/蛋哈/亚赫/飞行组/范基/绿红/霜铁/亨本

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

从前有三个人他们立志找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。

三个人约定如果找到了,就回到海边的小镇。

第一个人,信者,是个虔诚的教徒,他打算去遥远的国度去询问最有权威的教父。

第二个人,寻者,简单准备自己的行李,准备游历各国去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第三个人,思者,留在了海边的小镇,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思考着这个问题。

思者坐在那里日复一日的思考着这个问题,小镇的人都很好奇他在干什么,终于有个小孩上前询问,“原来他在思考什么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呀。”

一传十,十传百,慢慢的越来越多国家的人都知道了这笑话,不过也有很多人慕名前来,排着队给思者讲自己觉得最好笑的笑话。可思者每次听完都摇摇头,就没有然后了。

远行于遥远国度的信者也听闻了思者的事迹,更加速了自己前行的步伐。

终于,他拜见到了最有权威的神父。他向神父询问什么才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。神父顿了顿,答:你应该向智慧的神询问,如果你足够虔诚,神会回答你的疑问。

于是他认真的在神父手下学习,渴望知道这个答案。终于有一天,神父逝去,信者被选为新的最权威的神父。但是他依旧没有得到神的回答。一定是因为信仰神的人太少了,神感受不到我的虔诚,他这么想着。

寻者在各国游历寻找最好笑的笑话的事情被各国首脑知道了,都觉得这是个调动国民积极性的好的问题,都邀请他去他们国家寻找答案,以最好的待遇来款待他。

寻者每天在金碧辉煌的住处里听着经过各国层层选拔的精美笑话,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最终他听完了各国所有选拔出来的笑话,依旧没有觉得太好笑的笑话,觉得这世界上大概没有最好笑的笑话了,准备离开。各国大怒,怎么会没有?明明我们国家筛选出来的笑话是最好笑的。

纷纷派兵捉拿寻者,寻者四处逃窜于各个国家,各个国家的士兵便追到哪儿,不知怎么地,战争就好像爆发了。

全民进入了警戒状态,没有人再来给海边小镇的思者讲笑话。某一天,思者消失在了那块礁石上。大概被海浪卷入海底了吧,人们不假思索。

信者培养的信徒越来越多,有这么多人信奉于自己,他感觉也不错。战争的爆发让人民苦不堪言,许多人民都投入了信仰的怀抱以寻求安慰。信教给予人们以活下去的力量,可越来越多的信徒卷入战争而死亡。信者不希望失去更多信奉他的人们,发起演讲,怨恨战争的人民纷纷加入信者的麾下,一时间战场格局聚变。

为了活下去,寻者逃过追兵,露宿荒山野岭,饥寒交迫终于来到信者所在的遥远国度。

他准备投奔信者的队伍,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为了活下去什么都不重要。

那天正是信者每周准备激励信徒演讲的日子,寻者突兀的闯入了聚集在广场上装扮整齐一致的人群中。

寻者一瘸一拐的挤向演讲中心,刚准备向走上演讲台的信者打招呼,突然人群中有人说:“这不是那个在各国寻找世界上最好笑笑话的那个人么?”

“哈哈哈哈,不会吧,还有这种人?”

“我也这么觉得,他该不会是各国派来的间谍吧!”

“间谍?!不能容许有间谍破坏我们的团结。”

“杀了他!”

“杀了他!!”

……

寻者死于铁蹄之下,信者的演讲给予了更多的力量。

多年后,战争结束,信者最终获得了最后的胜利,成为唯一的领袖。

他又想起了,最开始的那个问题,他在海边的小镇寻找起了思者。小镇早被战争冲洗的干净,没有

人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。信者很满意,还是派人贴了一张告示:找到思者重金奖赏。

一个猎人无意在海边的森林里发现了思者隐蔽的小木屋,此时思者已经所日不多,猎人就是当初第一个问思者在思考什么的小孩。

“你们当时为什么要寻找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呢?”

“我也......不知道,他们早就忘记了。”

“你找到了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了么?”猎人问到。

“当…然,早就找…到了。”

你不觉得我们自己就是最好笑的笑话么?

几日后,猎人把思者的尸体交给了信者,信者很高兴,给了他很多钱。

多年之后,猎人根据思者的手稿写了一本书《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》,还未送到出版社,自己就被关进监狱,书最后也不知所踪。

信者优雅的把书丢进火炉,“我怎么会让人来玷污和怀疑我自己最初的信仰和对神的虔诚呢。”

至此以后,再也没有人关心什么是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,只不过事件的循环一直推移着文明的前进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风笙箫萧 | Powered by LOFTER